给自建程序上权限,源自github用户mm2231031

我发现现在官方的一键安装脚本生成的systemd的启动文件,指定的是root用户运行的,毕竟v2ray是对外服务的,我担心会有人通过开放的端口可能存在的漏洞获得root权限,所以我做了个小小的设置,让v2ray以普通用户身份运行,减少攻击获取root权限的几率
1、创建用于运行v2ray的用户,且不允许执行解释器
useradd v2ray -s /usr/sbin/nologin

2、修改v2ray.service文件,加入User和Group两项
vim /etc/systemd/system/v2ray.service

[Unit]
Description=V2Ray Service
After=network.target
Wants=network.target

[Service]
User=v2ray
Group=v2ray
Type=simple
PIDFile=/var/run/v2ray.pid
ExecStart=/usr/bin/v2ray/v2ray -config /etc/v2ray/config.json
Restart=on-failure

[Install]
WantedBy=multi-user.target

执行systemctl daemon-reload

3、为日志目录赋权
chown -R v2ray:v2ray /var/log/v2ray

4、重启服务
systemctl restart v2ray

5、查看运行状态
ps -ef |grep v2ray

v2ray     3382     1  0 21:49 ?        00:00:00 /usr/bin/v2ray/v2ray -config /etc/v2ray/config.json
root      3484  2073  0 22:04 pts/0    00:00:00 grep v2ray

这样就可以看到v2ray是以普通用户运行的了

Dell M6700 超频

1,先下载附件bootx64.zip,并放在硬盘的efi分区的EFI/boot目录下。如果有同名文件请先备份在替换。最好是找个单独的空硬盘设置好efi分区。否则替换了你系统可能启动不了。

2,把笔记本改为uefi启动。一般默认会有uefi字样。选择你的硬盘前面带有uefi的启动项。进入后会是命令行模式。

3,输入以下命令,逐个回车。这里的参数是16进制 16进制的28转成10进制就是40就是4.0ghz

setup_var 0x25 0x28
setup_var 0x26 0x28
setup_var 0x27 0x28
setup_var 0x28 0x28

4,这个设置后只要你不清空bios设置会一直生效。

90life之前言

烦恼皆从识字起,欲望却是人与人。

2020本人已经三十了。姓名曾玖零(看名字就知道出生年),bilbili是我的真实名字。在某电子商务公司做网管。人生已过了很多,貌似什么都没有做成。但不知怎么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人。有时真的想不清楚是我变了还是这个世道变了。为了给自己解惑,也为了给别人参考。故想写一写自己的人生经过。小学文笔还请见笑。

本人出生于一个落魄的家庭。爸爸本是国厂员工,不知什么原因辞了工作回到乡下。却要靠远在株洲的姑姑接济。妈妈是二婚,前面生了3个哥哥(如今也没有联系)。

在我小时候,记得最多的就是爸爸经常打妈妈,还是非常狠的那种。但是却不怎么讨厌爸爸。当然也不知道可怜妈妈。发现自己从小就好无情啊。

后面两个人还分居了。就是把中间的一扇门钉死(我老家是那种长方形走廊居室,四间房,通道中间过。但是要过到对方房间,必须出门绕个圈),一人各两间。吃饭的时候,多半是在爸爸这边,偶尔也去妈妈那里。

现在想想,从小到大,我都没见过自己的全家福照片。现在有的也仅仅是和妈妈的合照。爸爸去的早,我现在连他的遗容都有点想不起来了。

爸爸喜欢捣鼓机械,家里农药喷雾器的各种零件都有。因为爸爸,我也喜欢捣鼓这些东西。读初中的时候,家里的电视机,电风扇,收音机,接灯泡,我都捣鼓过。当然我没捣鼓坏,都是修好了。不向其他小孩那样暴力拆卸。我会看书学原理。所以有时放学我都会去电视机修理铺问问师傅这个那个的。

听我亲戚说,我爸爸还会唱戏(带我去看过黄梅戏),会写好看的字(买了字帖给我练习),还会很多东西。在他们眼里,我爸就是个牛人。当然我爸也喜欢浪。为此我姑姑没少说过他,让他安安稳稳过下半辈子不要折腾了。但他就是不听。我想这也是我爸要靠姑姑接济的原因。浪子一般没什么积蓄,我也是如此。

我现在的印象里,爸爸并不爱说话,但也爱熟人面前吹牛。小时候顽皮也经常惹他生气,但不记得他打过我。也算对我疼爱有加。

爸爸患有脑血栓,在永州就发过一次病(应是95年或者96年)了。在那里我还认识了旅馆老板的儿子(我记不清是男是女了),跟他(她)玩得好开心。我记得爸爸发病的时候,已经大小便失禁了。小便尿得老高了在床上就像喷泉一样。我记得到了医院,旅馆老板儿子要跟我分别的时候,我俩都好伤心。他(她)送了好多东西给我。我记得应该是正值过年之际。不知还能遇到他(她)不,就算遇到也不认识了吧。

五年级的时候,爸爸的病再次复发。而且来的很急也很严重,这时妈妈已经被爸爸赶出去了。乡亲们要我去把妈妈找回来。而我正在考期末考试。乡里人怕影响我,之前没跟我说。考完了我才知道。回去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青光眼(这里是我问了医生)了。不能说也不能动。

当时乡亲们帮我清理了爸爸的排泄物和呕吐物。我看着爸爸已不知道能做啥。就想着他能好起来。我当时不哭不闹,就呆呆的看着他。然后想起爸爸经常吃的药,喂了两粒给他。但是我看了下禁忌,貌似青光眼就不能吃了。但我不确定我爸爸是不是。直到我问了医生才知道是青光眼。后来他真的走了。安葬的时候需要行跪拜礼,刚开始不哭,到最后越哭越凶。当时我就觉得是我杀了我爸(但是我爸从来没托梦给我,也许觉得这就是解脱吧)